浦子《桥墩不是桥》:乡村现代转型的文学证词
来源:钱江晚报 | 时间:2019年11月05日

周保欣/文

  乡土小说一脉,浙东是其重要起源。鲁迅、周作人、王鲁彦、许杰等,皆为开风气的人物。乡土小说之“乡土”,实为现代的产物,惟作家有了现代眼光,以此审视乡村,方有“乡土”的发现,所以,相当长时期,“乡土”即为封闭、愚昧、野蛮、落后的指代。传统与现代、文明与野蛮的对证,为百年中国乡土小说绕不开的纠缠。

  乡土小说转瞬已过百年。如今再看,浙东这块土地上,阿Q、闰土、吉顺、香桂姐、菊英、阿祥、阿秀等的后人们正经历着怎样的生活和心灵转折?他(她)们的生命经验和文化经验,与阿Q、闰土们有着怎样的赓续与变异?于这种分析意义上,宁波作家浦子的《桥墩不是桥》,是一部值得从小说史、主题史、社会史、心灵史的角度认真分析的作品。小说写浙东山村桃花庄修桥的故事。桃花庄有条亮溪,每逢雨季洪水泛滥就阻隔了村民的出行,于是,修桥成了迫在眉睫的事情,然而如此造福村民的事情,在桃花庄实行起来却是困难丛生。

  熟悉小说背景的人知道,这部小说的写作难度是很大的。一来,小说被列为宁波市“文艺精品工程”,作家写起来难免会放不开手脚;二来,作品材料的来源是宁海闻名全国的“乡村权力三十六条清单”。这样的题材,政策性太强,主题先行色彩太浓,似乎怎么写,都逃不出为“36条”作注解的宿命,而这种为时事政策作注解,又恰是小说的大忌,所以,如何摆脱政策性的说教和比附,按照小说自有的方式处理题材,是个很有挑战性的工作。

  

《桥墩不是桥》浦子 著
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

  从创作实践上来看,浦子的写作是成功的。小说中,“修桥”也好,“36条”也罢,它们都不过是作家设置的引子而已,浦子真正想要去表达的东西,要远比修一座桥、落实一条政策重要、宏大、复杂、丰富。《桥墩不是桥》这部小说剥离开来,有双重叙事:一重是表层的,就是小说所铺展开的桃花庄修桥这件事。在桃花庄,桥修还是不修,不是取决于修桥这个事情本身的价值,而是紧密联系着桃花庄的权力建构。小说中的桃花庄,修桥与乡村权力建构呈犬牙交错之势,能否修得通这座桥,需要权力的支持,所以,获得权力就成为修桥的前提;反过来,在桃花庄,能否获得乡村的领导权,也是以修不修桥为博弈的筹码的。正是如此,《桥墩不是桥》当中的修桥,不过是小说家设计的一个舞台,舞台上上演的,是当代乡村复杂的宗法势力、利益团体的博弈。这种博弈的背后,混杂着人们的利益、欲望、恩怨、情仇、算计、心机、意气等。浦子借助一座桥,完成了对现时代乡村社会人性、人心多面性、复杂性的聚焦。在深层寓意上,《桥墩不是桥》这部小说,浦子却是有大关怀的,这种关怀就是:现代大变革之中的乡村社会“往何处去”的问题。如果说,阿Q、闰土、祥林嫂、吉顺们,在沉闷的、透不过气来的旧乡村文明中,唯有走向寂灭一途,那么,历经百年的回旋、激荡与冲撞,如今的桃花庄早就不是百年前的未庄和鲁镇了,林敬山、王从山、薛溪生、薛家丽、薛敏、王溪立、虫虫等,与赵老太爷、四铭老爷、阿Q、闰土们亦绝无可比之处。不管是治人者,还是治于人者,今天的乡村社会,每个人都代表着某种权力,代表着乡村的某种可能性。《桥墩不是桥》这部小说,浦子就是借助于桃花庄的修桥事件,让各种力量——宗法的、政治的、乡愿的等等,一一登场,进入到乡村权力建构当中。在各种不同力量的博弈中,浦子让人们看到,如今的乡村治理,无论是宗法式的、能人式的,还是德性政治、威权政治,都不是当代乡村治理应有的模式和最优选择,唯有依法治理,才是乡村社会最符合现代文明的选择。

  小说中的“桥”有双重的命意,它既是有形之桥,亦为无形之桥。为有形之桥,可渡人于彼岸;为无形之桥,则是乡土中国现代变法的理想途径。所以,小说中的“桥”,其实是一个象征和隐喻,就像小说中的接生婆六妹一样,倘若“桥”为作者预设的乡村文明现代化的理想之道路,那么,接生婆六妹身上,隐含着的则是作家的某种冀盼,如同人来到这个世界需要接生,现代乡村文明在中国大地落地生根,何尝不需要“接生者”?何尝不需要有人去见证那种痛苦与幸福并存的伟大现象?尽管这种现象在当下的中国乡村社会,在桃花庄还一时难成事实,但就像小说最后写薛家丽离开时那段文字所表述的,“我看见一道光芒在她离开的地方闪现。那是一种圣洁之光,希望之光”。对于桃花庄而言,能够走出传统的宗法治理、威权治理、能人治理,走向清明的法制理性,何尝不是文明之光,未来之光?正是如此,桥墩不是桥,其实桥墩也是桥。没有桥墩,哪有一桥架南北,天堑变通途?没有桃花庄乡村治理的种种探索和失败,自然就没有最终的正确选择。

  因此,浦子的《桥墩不是桥》,实为站在人类文明的大视野,以“桃花庄”为个案,深刻解剖中国乡村社会现代转换的路径,思考现时代乡村权力建构的一部大书,蕴含着丰富而深刻的时代思考。事实上,对小说所处理的乡村权力建构与乡村治理问题,作家自己是有思考的,这种思考,就体现在薛敏这个人物的塑造上。小说中,薛敏是省社科院研究乡村治理的社会学专家,所谓与“作家浦子”电话、邮件的互动,那不过是小说家的铺排,但薛敏对乡村社会权力建构的思考,无疑是站在前沿的,是深及骨髓的。浦子设计这个人物,是作家的一种写作策略,虚则实之,实则虚之,虚实藏露,尽在浦子的掌握之中。

  对浦子的乡村书写,我以为应该放在整个中国乡土写作的版图上,其写作价值和独特性才可以看得更加清楚。一方面,目前中国的乡土小说,主要集中在中原和北方,南方几乎为空白,浦子近些年的乡村小说创作,丰富了中国乡土小说的文学地理。另一方面,浦子的乡土写作与中原、北方作家相比,有自己的独特性,这个独特性,主要是由作家的生活地理空间决定的。当北方、中原作家仍不得不纠缠于诸多前现代、现代命题时,浙东因为乡村社会发展阶段不一样,作家所面对的社会问题,乡村社会的人性、人心、人生问题,自然就与北方和中原作家不一样。在我看来,《桥墩不是桥》,就是极具浙东当代特色的一部乡土小说。

网站地图 环球彩票游戏 e乐彩,彩票平台 环球彩票是不是骗
申博娱乐太阳登入 澳门国际赌场网址 申博怎么下载 太阳城开户
广东会娱乐平台网址 外围足球彩票网站 新葡京AG电子 金沙彩票app
环球彩票官方网 心博天下会不会黑钱 188彩票网开户 乐彩娱乐平台能提现吗
e乐彩平台登录 环球彩票注册 幸运52开户 588cai.cc彩票网
758sunbet.com 97XTD.COM 866TGP.COM 587sunbet.com 155TGP.COM
575sj.com 587DC.COM 868XTD.COM 8QJS.COM 200xsb.com
526SUN.COM 378PT.COM 833TGP.COM 215SUN.COM 44sbsun.com
87s8.com 1666DZ.COM 588cw.com 2222ib.com 833TGP.COM